<ins id='xtucx'></ins>

    1. <tr id='xtucx'><strong id='xtucx'></strong><small id='xtucx'></small><button id='xtucx'></button><li id='xtucx'><noscript id='xtucx'><big id='xtucx'></big><dt id='xtucx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xtucx'><table id='xtucx'><blockquote id='xtucx'><tbody id='xtucx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xtucx'></u><kbd id='xtucx'><kbd id='xtucx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<i id='xtucx'></i>
          <dl id='xtucx'></dl>
          <acronym id='xtucx'><em id='xtucx'></em><td id='xtucx'><div id='xtucx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xtucx'><big id='xtucx'><big id='xtucx'></big><legend id='xtucx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span id='xtucx'></span>

          <code id='xtucx'><strong id='xtucx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xtucx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i id='xtucx'><div id='xtucx'><ins id='xtucx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戛納獲獎作品在中國票房一定不行嗎? 從《藝術傢》到《何以為傢》看藝術片發行變遷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0

          本文由娛樂(niuhzan.com)整理發佈

          時光網特稿黎巴嫩影片《何以為傢》內地票房已經達到2.59億瞭。

          在這個被《復聯4》碾壓的國內檔期,隻有隻樣一部影片真正做到瞭全身而退。除此之外, 《何以為傢》片頭的棕櫚葉也提醒著我們,這是一部戛納系的作品。

          賈樟柯在戛納起飛

          與柏林電影節和威尼斯電影節每況愈下相比,戛納國際電影節如今被越來越被看作是藝術電影的終極殿堂,用賈樟柯的話說,這是一個尊重電影的地方,寧可在這裡失敗,也不想在任何其他地方成功。

          這並不是“戛納吹”們的誇張言辭,縱觀這些年三大電影節的入圍影片質量,一部影片如果可以獲得戛納主競賽單元的提名,這種肯定甚至已經高過柏林金熊獎和威尼斯的金獅獎,有些導演寧可入圍戛納次一級的官方“一種關註”單元,甚至會放棄柏林主競賽的邀請。

          然而這些全世界“逼格”最高、藝術層面最進取的影片,內地觀眾很難有機會在影院中看到。即使有少部分影片能夠順利在內地發行放映,每部影片進入市場後的命運也不盡相同。

          在戛納電影節即將開幕、 《何以為傢》征服內地市場之際,我們不妨回顧下戛納系的影片,中國觀眾到底買不買賬?

          第五代的輝煌與落寞

          最可能通過院線,與廣大觀眾見面的,自然是華語電影。

          華語片與戛納電影節的緣分,最早可以追溯到上世紀50年代末,臺灣《蕩婦與聖女》於1959年入圍,成為首部在戛納主競賽單元亮相的華語電影。在此後的幾十年裡, 李翰祥與胡金銓的作品也陸續入圍,但彼時兩岸三地政治環境不同,這些華語進入內地自然無從談起。

          繞不開陳凱歌和《霸王別姬》

          華語電影真正在戛納嶄露頭角,已經是80年代末瞭。 陳凱歌、 張藝謀們憑借現代的美學風格進入西方視野,第五代導演走上歷史舞臺;臺灣新電影運動此時也風起雲湧,貢獻出瞭侯孝賢、 楊德昌等大師級的導演。此時歐洲轟轟烈烈的電影運動已經進入疲軟期,這些來自亞洲的影片藝術上大膽創新,又誕生於政治和文化環境與西方迥然,滿足瞭西方學者和觀眾的好奇,也很好的擴充瞭世界電影史的版圖。

          在這裡贅述一句,如今阿拉伯導演和東南亞導演身上發生的故事,某種程度上也是上述歷史的重演。

          在這種環境下,陳凱歌是第一個拓荒者,也是第一個受益者。

          《孩子王》

          從1988年開始,在此後的十幾年裡,陳凱歌成為戛納的寵兒,先後有《孩子王》 《邊走邊唱》 《霸王別姬》 《風月》 《荊軻刺秦王》五部長片入圍戛納電影節主競賽單元,巔峰之作《霸王別姬》成功獲得金棕櫚大獎,堪稱國產電影藝術巔峰。

          2002年他與諸多電影大師同列,合作拍攝瞭影片《十分鐘年華老去:小號篇》,其在國際影壇的影響力已經得到瞭廣泛的認可。

          與陳凱歌比肩的,自然是張藝謀。張藝謀在柏林和威尼斯受到的褒獎更多,但在戛納也有過高光時刻, 《活著》曾經在這裡斬獲瞭評審團、最佳男演員、天主教人道主義精神三項大獎, 《搖啊搖,搖到外婆橋》也曾入圍主競賽單元。可以說在21世紀前,陳凱歌、張藝謀就是國產電影在戛納的兩張名片。

          此時的內地電影市場已經起步,但陳凱歌的電影並沒有一開始就獲得那時觀眾的認可。細心的朋友可能發現,1987年拍攝的《孩子王》,參加的卻是1988年的戛納影節,原來《孩子王》拍攝完成後,根本沒有機會進入市場,據說當時在全國隻賣出瞭一個拷貝,而這個買傢便是中國電影資料館。

          《霸王別姬》海報上的棕櫚葉十分醒目

          之後陳凱歌才帶著《孩子王》來到戛納,遇到徐楓一起合作《霸王別姬》,這是後話。 《邊走邊唱》的情況也差不多,影片也沒有在國內大規模公映過,真正讓普通觀眾認識到陳凱歌電影魅力的,還是《霸王別姬》。

          雖然一開始在審查方面遇到瞭麻煩, 《霸王別姬》當時確實在國內的的確確上映過。在斬獲金棕櫚大獎後,影片得以在內地影市上映,按照新影聯負責人的說法, 《霸王別姬》在那個年代拿到瞭超過4000萬的票房,以當時低廉的票價和銀幕數而言,這個票房堪稱奇跡。據說影片是在得到鄧小平的肯定後,才得以順利進入院線,這個說法有待考證。

          陳凱歌最後一部入圍戛納的長片是1998年的《荊軻刺秦王》,這部投資超過7000萬的大片卻在市場上得到瞭極端的反應,影片票房卻在1000萬左右上下,曾經藝術和商業都能呼風喚雨的陳凱歌此時在市場失寵,從客觀上這也導致瞭整個第五代導演隨後的轉型。

          張藝謀的運氣則沒有這麼好,因為種種原因, 《活著》始終沒有獲得內地上映的機會,倒是在北美小規模上映,獲得233萬美元的成績。 《搖啊搖,搖到外婆橋》的情況則稍好一些,這部更加通俗的影片在1995年拿到瞭4000萬票房的成績,在當年所有上映的國產片中位列第三。然而那年最賣座的電影票房成績是1.03億,片名叫做《真實的謊言》。

          大片為王,藝術片命運各不同

          1994年11月12日,內地市場才迎來首部分賬大片《亡命天涯》,但這種感官刺激強烈、高度類型化敘事的好萊塢商業電影,已經成功征服瞭內地觀眾,好萊塢電影迅速生根發芽,重新塑造瞭普通觀眾的觀影需求,從某種程度上而言,這勢必將進一步壓縮藝術電影的市場空間。1995年的內地票房冠軍,已經是施瓦辛格主演的動作大片《真實的謊言》。

          《真實的謊言》讓中國觀眾見識到瞭大片的魅力

          商業電影往往迎合主流價值觀念,以娛樂觀眾的方式獲取利潤,這種保守的姿態,恰恰與戛納系所代表的藝術電影秉持的理念,有違背的部分,但如果說戛納電影就真的曲高和寡,隻拍給影評人和文藝青年看,拒絕普通觀眾,那也言過其實。

          《美麗人生》如果在內地上映,你覺得票房會有多少呢?

          許多戛納系的片子,在沒有內地引進的前提下,依然獲得瞭較高的口碑和廣泛的認知度。北野武的《菊次郎的夏天》,感動無數觀眾的《美麗人生》,動畫電影《我在伊朗長大》,樸贊鬱的暴力史詩《老男孩》,波蘭斯基的《鋼琴傢》,這些影片哪位影迷不是如數傢珍?

          所以,與其說戛納電影節拒絕商業電影,不如說拒絕藝術方面乏善可陳的影片。藝術電影與商業電影從來都不是絕對的對立面,一部高度類型化的商業電影也可以同時具備藝術屬性。戛納選片的時候,從會從題材的多樣性、明星曝光度、影片影響力等多方面進行考量,由此也吸納瞭不少好萊塢電影來到戛納,與態度上更加純粹的藝術片同場競技。

          《罪惡之城》也是戛納系的片子

          隻不過不湊巧的是,這類影片與之前提到的那些一樣,往往沒有得到引進內地發行放映的機會。動畫電影《怪物史萊克》,歌舞愛情片《紅磨坊》,奇幻片《潘神的迷宮》,懸疑犯罪片《洛城機密》 《罪惡之城》,再到近年的《無恥混蛋》 《邊境殺手》,這些入圍戛納的好萊塢大片,內地觀眾依然會選擇各種渠道進行觀看,其中很多也被影迷奉為經典。如果這些影片能夠適時在內地市場獲得機會,其商業表現依然令人期待。

          上述這些影片有一個共同點,在秉持自己的藝術風格和探索類型敘事的寬度之外,均有較強的情節驅動影片發展,而非像大多歐洲藝術片那樣以風格來取勝,擁有較高的可接受度。

          而那些風格化的影片,如果有廣泛認知度的明星壓陣的話,其票房表現往往也不會太令人失望。

          按照這個邏輯,我們再來看看那些後來在國內上映的戛納系影片。

          《通天塔》是國內最早引進的戛納系影片,也獲得瞭奧斯卡最佳影片的提名,導演是如今大名鼎鼎的亞利桑德羅·岡薩雷斯·伊納裡圖。影片於2007年3月13日在全國上映,相比國外版本刪減瞭5分鐘,但基本不影響完整理解影片。此時正是內地電影市場爆炸式發展的前夜,但有佈拉德·皮特這樣的明星壓陣,取得瞭1504.9萬票房成績,表現尚可。

          2011年的《藝術傢》雖然是戛納入圍影片,但其隨後獲得奧斯卡最佳影片,即使有這樣的獎項雙保險,但“默片”的形式、缺乏明星、引進時間太晚等多重原因的促使下, 《藝術傢》內地票房隻有424.5萬。

          借著便是去年上映的金棕櫚影片《小偷傢族》, 是枝裕和已經在國內影迷圈積攢口碑多年, 《小偷傢族》是引進內地的第二部影片,在得當的宣發和檔期的作用下,影片在內地取得9674萬的票房成績,成為有史以來內地最賣座的日本真人電影。

          再者就是《何以為傢》,這部黎巴嫩影片取得2.59億票房後,已成為近年來最大的市場黑馬。在《復聯4》壓倒性的排片和票房表現下,市場出現瞭一定的反芻,在影片質量過硬、劇情通俗可接受度高的前提下,這種聯動效應帶動瞭影片票房大幅度增長。

          而第六代導演裡,賈樟柯內地上映的兩部戛納影片票房成績分別為《山河故人》的3225.7萬與《江湖兒女》的6994.9萬,基本是國產大制作藝術電影票房成績的一貫表現。

          而高度風格化的影片,在內地市場依然難奏凱歌。侯孝賢的《刺客聶隱娘》在戛納摘得最佳導演大獎,影片也成為其首部引進內地的作品,但6140.6萬的票房成績在如今的內地市場隻能算是波瀾不驚。

          最後再來看看王傢衛。在他的戛納作品裡,恰巧是他評價較低的兩部《2046》 《藍莓之夜》在內地上映過,前者在2004年十一檔期上映卻遇冷,總票房隻有3000萬左右,這是8年後《一代宗師》上映首日的票房成績;而《藍莓之夜》就更加慘淡瞭,僅有1207萬元票房進賬。

          日前傳出消息,澤東影業重新修復瞭王傢衛的大部分經典影片,其中也包括戛納系的《花樣年華》和《春光乍泄》。時隔多年,這兩部經典影片如果在內地上映,市場表現會如何呢?我們拭目以待。